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商务网 政务网
   
旅游资讯 | 旅行社 | 景区景点 | 宾馆酒店 | 旅游特产 | 休闲娱乐 | 旅游交通 | 地方美食 |旅游问答 | 赤峰风光 | 旅游地图 | 旅游视听 | 旅游论坛
 
车伯尔玉龙文化
赵宝沟文化
小河沿文化
华夏第一村——兴隆洼文化
红山文化
富河文化
汉长城 金长城 秦长城 燕北长城
 
诡异的保驾沟传说
神奇的刺客石传说
美丽的鸡冠山传说
神秘的黑石滩传说
神秘的黑石滩传说
劫皇纲轶事
上马石和尉迟碑
 
射箭
摔跤
骞马
神秘的黑石滩传说

人逢喜事精神爽。于二见了财,忘了饿,连扒带抠忙活了两三个小时,终于把顶端的那块大宝石搬出来了。坑的下面,还是红色胶泥覆盖,证明还有。于是他把此坑又用土吞上,把搬出的这块大宝石用布袋裹上扛着往家走。不巧,走到家门前,被张家地主三少爷看到了。因于二不仅能讨饭,还能讲故事。三少爷是奉老爷之命来叫于二晚间到家里去给讲故事的。三少爷看见于二从东山上下来,正要上前答话,可看他面露喜悦,肩上扛着一件沉甸甸的东西匆匆地往家奔,于是停了下来。待于二进屋后,他悄悄地挨近窗下偷听,目的是想知道于二几天讨要不着,是否在外作案偷听,目的是想知道于二几天讨要不着,是否在外作案偷了人家的什么东西,可一听,于二是得了宝,三少爷未进门,拔脚又跑回了家。不一时,张家老太爷亲自登门把于二请了去,直到半夜才给送回,于二被灌的酩酊大醉。第二天在家躺了一天,日将西坠时,才醒了酒,一想山上的黑宝石,连忙爬起来,带上铁镐绳索,领上盲妻直奔宝瓶山而去。可到那一看,被他吞上的坑子,不知被谁挖了有三间房子大小,几丈深。甭说宝石,连宝石渣子都不见了。

  山风徐徐,繁星眨眨。夫妻俩坐在土堆上呜咽对泣,好不悲伤。懊恼之余,于二想:一不该喝酒吐露了真言恨张家地主心地太恶;三……还是自己命运不济,卜诀上明明写着“于丐弃贫成富人”,可自己和那道人说盼着有口饭吃就行了,这不是自轻自贱吗?看来人到了什么时候也得有志气!

  秀男后来知道,于二的宝石窝子共出墨玉七、八百斤,而于二得到的只是那一块一百多斤,其余的那六、七百斤都被张家地主偷走了。然而,这窝子石头的精华还是于二扛回的那块,表面黑色,用日光一照呈紫红色,而石头又是一种颜色,象一坛血一样纯红,真是通体无瑕。于二自知自己是保不住这块奇宝的。不几天就廉价卖给了白音板田家营子的田家,自己得一笔巨款又领着盲妻远隐了。田家把这块宝石运到北京,一斤卖几十两银子,后来一两金子一斤石头。据田家透露,真正成为宝的有象痰盂大小的两块,并未出售。田家分家时,各支为争夺这块宝石还死了好几个人,结果哪一支也未得着,而是乘乱之机,被田家一个姑娘盗走了。于二乞丐得宝的故事,虽然有些带有传奇或迷信色彩,然而于二挖到了上好的墨玉是真实的9在他挖的宝石坑内长出的柞树,现在已三卡多粗了)。从此,白音板山南山北挖宝之人到处都是, 方圆几十里,大小十几个山头,千八百人在掘宝寻珍。 

  秀男十几年以后,到底又出了一个神话般的挖到巨宝之人__孙思烈。

  孙思烈是山东即墨县人,他是带着一伙人专来打宝石的。孙思烈挖宝石的班子到了白音板后就住在田家营子地主田德功家。田家因贩于二的宝石尝到了甜头,因而孙一来就做了孙的股东,孙出力,田出钱,合伙开山,挖出宝石对半分成。

  孙思烈是挖宝石的行家,尤其是对宝石的苗线较有研究。什么线出什么宝,打多深见货,一看便知,因此人称“南蛮子”(能视宝之人)。可这次,一出手也是不利的,带领几十人,干了半年多,一窝子石头也未挖着。 

  有一天,他在白音板南天桥子山后(即现在的永明山上),发现了一条新线,是从一个石壁底部钻进去的。由于石壁坚硬,几十人干人一秋一冬只钻进五、六米深,有些人泄气了,可孙思烈不仅始终跟着干,而且每进尺,都用蜡烛照着查看苗线。每看一次他都信心十足,并鼓励大伙好好干,只要追挖不舍,一定有大玩艺可得。然而尽管这样,年关傍近时还停了炉。孙思烈和他同来的伙伴并没有停工,就是在除夕的夜晚,也是钻进洞子叮叮铛铛地调动撬。元霄节前的一天,将要收工时,大伙把碎渣清理完,在洞子底部发现了一块巨大的活石,用镐一撬,“啪”地掉了下来,用钢钎顺着石逢往里捅,里边发出了空声,顿时大伙心花怒放,把收工变成了开工。在孙的率领下,又干了两天,终于打出了一个谁都没有见过的有三间房子大的特大的碹子,这个碹子顶门的钻子就有四百多斤重,搬出来象一个双马轴,只这一窝就搬出了几万斤墨玉。而且他发现的这条线还不只是这一窝,是瓜蔓形的跑窝子。由于见了宝,各股东都下了大注,雇用了大批劳力进行开挖。据说最多达到过四百人,干了九个月,顺蔓摸瓜,打出了十几窝。拉回的宝石钻子象双马轴一样,二亩地大的场院摆了一场院,共有三十七万斤之多。永明山几乎挖遍了。开凿沟壑,其影痕,现今还看得很清晰。 

  孙思烈开出的宝石,石质虽次于二开的窝子,可也算是上好之品,而且数量又多。 从此,田家发了大财,他除了在北京打磨厂开设眼镜肆之外,还以三两银子一斤,运到赤峰、多伦、张家口、沈阳、天津等地出卖。他有十几辆骡子车跑赤峰、北京、沈阳;十把子骆驼(每了六个)跑多伦、张家口。去载宝石,回驮金银, 由镖局保护运了二、三年之久。田家由于钱多,除了在上述一些城市开办店铺外,在乡间也广置土地,只克旗就有十几处,土地有万亩之多。他自称从克旗到北京一路不住别家店,不吃别姓饭,不喝别姓水。

  然而好景不长。清朝末年林西放垦时,他出几十万两银子把林西县以南全买了下来,可未经巴林王首垦,待田家去勘察开垦时,巴林王派兵挡了横。为此事,田家与巴林王打官司一直打到北京, 由于田家钱多,各路衙门都买通了,不巧正赶上西太后死,由于政局有变,官司也就拖了下来。后来呢?《经棚县志》记载:光绪三十二年置林西县治,指锅称子山,旺干池一带为巴林旗地,列入林西县开垦境内。克旗闻之哗曰:“锅称子山、旺干池一带吾东土也,若之何能然!数争不解,热河都统为之发努银一万两,派员会县召(克旗)总管岳山于林西强援之,为旗民四百四十四户迁徙之费,仍以原议定界。”这显然是田家吃了败仗。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改朝换代了 ,田家花钱通的路如今又堵了起来,加之巴林王是附马,是摄政王载丰的妹夫,所以田家的官司打输了是在所必然的。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百多年过去了, 可是,克什克腾旗的黑石头,不只是惠及几个游人和暴发了几户地主,而更多的则是滋育了这里的广大劳动人民。不然,黑石滩之名何以传之遥远?旧社会,在翁牛特旗以南,赤峰县以西,河北省的隆化、围场以及山西大同等地一些贫苦农民,一遇天灾人祸,便要下黑石滩。他们一是来黑石滩找活耪青吃莜面, 二是来黑石滩挖宝石。结果凡是来这里的人,两条希望都没有落空。后者机遇虽不及于二、孙思烈,然而凡是进了山,都没有空手而回的。解放后,特别是三中全会以后,落实了农村经济政策,这里的人们更是大显身手了,1983年白音板西沟阎守忠等四人在天桥子山从一个旧窝子里七天掏出一窝宝石卖2000多元,有的买了录音机、电视机,他们说:我们庄稼人的现代化就靠这山上出,笔者去年秋天到白音板采访,只就这一个大队统计,就有四十多个自由联合起来的挖宝石小组近百人战斗在前后山上。

  神奇而富饶的黑石滩啊,愿你腹贮的墨宝,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四化建设腾飞时,更加光彩夺目,源远长流! 

分享到
上一篇:格斯尔的传说 下一篇:美丽的鸡冠山传说 点击数:4504
Copyright @2004-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本站图片及内容均不得擅自转载
维护制作:天极网络 技术支持:0476-8831110
总计浏览量:49550717